• <em id="w4i4p"><strike id="w4i4p"></strike></em>
    <rp id="w4i4p"></rp>
    <dd id="w4i4p"><center id="w4i4p"><td id="w4i4p"></td></center></dd>
        1. <button id="w4i4p"><object id="w4i4p"></object></button>

        2.   我4月1日下午從北京回漳州,除了隔天要參加會議以外,還有點時間順便可以會會當年漳州一中籃球隊的球友和下鄉的知青朋友們。此次回來,我自己悄悄的制訂了一個培訓計劃,即準備為知青們“辦班”、再培訓幾個熱愛寫作、開始仰慕《美篇》的積極分子。唉!萬萬沒想到遇到4月1日的“愚人節”,人算不如天算,培訓過程演繹了“假亦真來真亦假”的悲喜劇,好在其結果還是令我滿意,且聽我慢慢道來吧。

            (從漳州九龍江南岸的酒店遠眺漳州的九龍江,江中左邊是新建的”彩虹橋”,右邊是有百年歷史的“舊橋”~中山橋,對面的新住宅,形成了江濱的新一景。)

            (漳州農村的農具,我們當年下鄉熟練掌握其使用要領~風車,用于吹去曬干的稻谷皮。)


                出差漳州的前兩天,我當年下鄉的浦林畜牧場女知青翁平在我們知青群里發了美篇文章《“刷”的煩惱》。“刷”是按漳州話音譯過來的中文,其義是動詞的“撒”,特指漳州小吃如“鼎邊糊”盛碗后要在上面“撒”放一些好吃的配料如鹵肉、內臟、炸豆腐、油條、香菜之類的意思。翁平內秀,近來創作熱情高漲,時有美篇問世。我早已關注了翁平,見狀馬上從“關注”欄里找到翁平的另兩篇美文發到知青群里,立馬引麗賢、云露、淑寬、如濱等女知青們的嘖嘖贊揚。


                麗賢特意“艾特”翁平說“能把所看到的用照片和文字記錄下來很好”。記得去年春節我們畜牧場知青聚會,麗賢提了個好建議,請大家把自己今昔的新、舊照片發到群里,由我編輯出新舊對比的照片。大家熱烈響應,我也熱情高漲、殫精竭慮、絞盡腦汁的出爐了《致青春~“浦林農大”知青四十多年來新老照片對比,還是青春依舊的燦爛容顏》的美篇文。沒想到此文引起巨大反響,不少人看得“目屎水(淚水)”盈眶,紛紛轉發、收藏。美篇如此之美,魅力如此之大,引得麗賢、云露競折腰,她倆強烈要求我必須要教她們,我也毫無保留的使出渾身解數,樹標桿似的培養出我的第一批學員,在我的指導下,她倆居然很快的且熟練的編寫出美篇,其文情深意滿,讀來如沐清風,令人爽朗。僅此一舉,我自然確立了在知青群里”美篇導師”的崇高地位。


                這次翁平在大家不知不覺中無師自通、后來居上、出手迅速且碩果頗豐,令我頗感意外,有“高手”來了的緊迫感,我驕傲不得,必須要有新舉措。于是,培養更多的美篇“從業”人員的計劃自然就提上了議事日程。 


                我們知青群里個個是文青,對于寫回憶文章的事嘴巴說說可以,卻懶于動手。記得2016冬天,莉莉去北京,我和建軍相約去拜訪她,莉莉提議說“我們知青們應該寫寫當年的生活,讓大偉來編輯”。我體會寫文章有兩個要素,一是要有創作的“沖動”,二是要有好用的“武器”。當時“沖動”的人少,”武器”也沒有。但到了去年春節后,情況大為改觀,“偉哥”大偉入了群,他有了自媒體的武器,一發不可收的在群里“點射”般的寫出了數段回憶當年畜牧場生活細節的小文,令大家對偉哥刮目相看,感覺他像換了個人似的。我看在眼里喜在心里,趕緊告訴偉哥用美篇編輯成文。偉哥是有個性的人,軟硬不吃,搞得我好沒面子。誰知時過境遷,至今日,眼看翁平美篇連連,偉哥有點坐不住了。


                3月30日那天,偉哥終于按捺不住的在群里問翁平說“那寫文章的制作工藝培訓機構何時開課,俺報名入學考試。”武彬迅速跟上“我也報名入學”。見有人上鉤,我趕緊火上澆油的說“我們每個人都是作家,滿肚子的故事,現在到了回憶的時候了,要寫出來,給自己留個紀念,給朋友們欣賞。我推薦用美篇,上手容易,編輯方便,我和云露、麗賢、翁平都可以當老師。”并且補充一句“用了有療效啊!”武彬很自信的說,翁平和麗賢兩位老師就在漳州“侯款待(招待好)”,“刷”她們幾次搞定,等畢業了再大搓一頓。少毅也近乎于懇求翁平“開個培訓班吧!”武彬甚至把教室都訂好了~在偉哥圖書館的工作室里。淑寬擔心請不動翁平老師。其實翁平近來確實很忙,否則她肯定會首肯的。

            (這物品現在的年輕人一定很陌生~棕衣和斗笠,當年漳州農民的雨具,我們當知青時人手一套,防雨效果很好。)


                回到漳州的4月1日晚上,我和偉哥聯系好在他工作室里當”培訓班”教室的事宜后,便在知青群里發布培訓通知:“我今天下午回漳州,明天有會議,定于三號上午九點半在偉哥工作室舉辦普及美篇培訓班,包會,不會不要錢,歡迎有志于學習美篇的農友們前來參加,過時不候”。我是認真的,但此通知的語言延續了我一貫的調侃風格,但沒想到的是我一年回漳州也就一兩次,突然如此高調說回來了并且還要大發慈悲做好事大家未必當真。最悲催的也是我疏忽了、沒有意識到這天是“愚人節”。


                姚明最先響應說“好可惜,我在成都錯過了一次學習機會”。看得出,姚明是認真的。

                偉哥和武彬馬上響應“俺參加”。

                小鵬說“參加培訓包吃包住,并且每人補貼一百元,請大家踴躍報名,報名截止時間今日零點”。我后來想來,小鵬肯定以為我是在“愚人”,跟著添油加醋,他的話明顯的像傳銷廣告。如此一來誰會信?

                姚明接著問說“不知下一期什么時候,希望提前通知”。姚明還是很認真。

                小鵬接著落井下石:“下期定在明年四月一日”。壞就壞在這句,有惡作劇的意思。

                少毅緊接著發了個捂嘴偷笑的小圖像。他這理工男,有多年和洋人打交道的外貿經驗,似乎看出了什么。

                小鵬更加肆無忌憚:“報前十名者有額外驚喜,補貼及獎勵統一從微信轉入”。

                躍進不知是看熱鬧還是故意著繼續愚人節游戲,“艾特”小鵬說“您給畫兩只小蝦就行”。小鵬喜國畫,畫蝦是一絕,堪比齊白石,得小鵬的畫有巨大的升值空間,比小鵬說的”獎勵”價值不知髙出多少倍。


                熱熱鬧鬧的一頓忽悠,讓人云遮霧罩的不知真假。許多人沒有發言,沒有幾個響應來報名的,或許是明白今天是愚人節,開開玩笑而已。而我卻還蒙在鼓里,甚至還以為小鵬、躍進是在幫助我的“招生計劃”吆喝呢!


                掐指一算,鐵桿參加的有偉哥和武彬,都是當年知青同宿舍的,應了那句話“打虎親兄弟”,捧場也要靠兄弟。有一個是一個,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以后要靠偉哥和武彬去向知青們傳播美篇的”革命火種”了。

            (偉哥的工作室在漳州市老年大學里面。)

            (美篇培訓班教室~偉哥工作室就在二樓。)


                直到4月2日晚上,春琴怯怯的在群里問一聲“許老師,明天有開課嗎?”我馬上回答“開課,九點半”。此時很多人還不知是真是假呢。


                4月3日上午九點半,我準時到了偉哥那像圖書倉庫般的工作室。偉哥很高興,趕緊泡茶,拿出“愛派”,恭恭敬敬擺出一副學生準備聽課的架勢。我看他沒有下載美篇,讓他調出翁平的“刷”文,指導其點擊“馬上制作”下載。可是七弄八弄,美篇就是下載不了,偉哥很失望,在群里“酸小(漳州話:諷刺)”一下我說“俺老鼻子不服氣,當教頭的玩不轉任何工具,賣曉使船嫌溪挨啦(漳州話:不會駛船嫌溪窄)”!言下之意是埋怨我連下載美篇這點小事都搞不定,有“水貨”之嫌。下載不了我也納悶,不得其解,后來查了才知道,說是“愛派”要花錢購買軟件,這不太厚道。于是趕緊要偉哥換成智能手機來上美篇。


                武彬來了,我抓緊時間培訓,秉承“動口不動手”的原則,指導武彬按步驟操作,這樣學生記得牢。武彬上手很快,馬上試著制作了他近來改造居室的美篇。偉哥沒閑著,拍了一張照片發到群里,附上“俺入學考試不及格,只能旁聽許教頭一對一培訓圓山居士(武彬馬甲名)”。這明顯看出偉哥有不滿情緒。

            (左起:武彬、許教頭。)


                此時,群里突現少毅的話“真有培訓啊?我還以為是愚人節快樂”。此話肯定說出了很多人的心里話,后悔來不及了。汪莉莉說許教頭回來開會的事“已經在漳州新聞露臉了”。其義是我回來是真的。可那天漳州新聞很多人沒有去關注。


                十點左右,春琴游完泳也來了,頭發還是濕的。閑扯幾句,偉哥說小鵬在家,我們去他家茶室喝茶加培訓。臨出門,武彬和春琴尋摸著從偉哥這”順走”幾本書。

            (左起:春琴、偉哥、武彬。)


                出老年大學的大門,是熟悉的北塔路,當年我們一中籃球隊的曉濱家就住在這,當時叫“龍溪地區展覽館”。老街的老房子還在。

            小鵬已泡了茶等候我們,他那小孫子和爺爺好,黏著他,小孫子幫著給我們端茶杯,水撒了一地,小鵬沒有怨言,趕緊拿抹布擦水,看得出小鵬很享受這繞膝之樂。左起:小鵬、小孫子、春琴、許教頭、武彬。偉哥在哪里呢?偉哥在拍照。

            我開始給春琴授課了。春琴很認真,舊款手機很不給力。但是,春琴很快的也開始上手,選出照片編輯了“參加游泳比賽”的第一篇美文。我教她寫文、修改、更換照片、如何發送等等,春琴眼看大功告成,樂開了花,把美文發到自己家人的群里,她很高興,臉上露出了標志性的幾個酒窩窩。

            許教頭教高興了,手舞之,偉哥抓拍下精彩瞬間。

                今天培訓結束了,正式畢業兩名學生。偉哥發言說“京城許教頭今日巡回傳藝,正式收徒二位,旁聽陪練二枚,靜觀其效”。偉哥有點失落,于是要我和他擺出一副培訓的架勢,拍了照片發到群里,不明真相的人會以為真像那么回事。左起:許教頭、偉哥。

            時近中午,武彬說一起吃飯去,到不遠處的“老龜風味館”去吃漳州土菜。

            武彬負責點菜,所點的菜品都是漳州名吃,琳瑯滿目,忍俊不禁,胃口大開。致斌也從舞蹈隊練習“形體課”回來參加飯局。

            席間,偉哥透露了他現在的宏偉計劃~要編輯漳州革命史之31軍、28軍、長江支隊和南下工作團的有關史料。我要為偉哥大贊一下。可以想象,偉哥一旦用上美篇,那肯定是如虎添翼,精彩紛呈了。我們共同期待偉哥的成果面世。參加聚餐的從左起是:許教頭、偉哥、小鵬、武彬、致斌、春琴。

            這頓飯吃得高興,一來是虛虛實實、真真假假的美篇培訓過程以喜劇結束,有碩果;二來是回漳州又見知青朋友,大家心情愉快。吃畢出門回家,見餐館路旁居然有幾棵不知是什么樹掉落的黃葉,點綴了馬路,竟然感到畫面如此之美,愿我們的知青朋友們能有更多的人學會美篇,為我們的業余生活添新樂趣、添新色彩。

          vr快艇{{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