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m id="w4i4p"><strike id="w4i4p"></strike></em>
    <rp id="w4i4p"></rp>
    <dd id="w4i4p"><center id="w4i4p"><td id="w4i4p"></td></center></dd>
        1. <button id="w4i4p"><object id="w4i4p"></object></button>

        2.   那是一段激情燃燒的歲月。
            1969年2月3日這一天,八百多霞浦一中老三屆的同學走出了母校,這一晃過去了近半個世紀。
            回想起那時我們正充滿著理想,憧憬著未來,努力刻苦學習的時候迎來了文化大革命。那是個動蕩的年代,我們經歷了大字報、大批斗、大串聯、派別斗爭、復課鬧革命后,同學們又聚在一起響應毛主席的“到農村”去的號召離開了母校,告別了親人到農村去插隊落戶。

            這是將離校時江西籍的軍代表王健同志與同學們的合影。

            記得那個早晨,天是陰沉沉的,車站里擠滿了歡送的人群。我們坐在車上,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望著車窗外送別的親人、同學、朋友,未免感到絲絲的涼意。 

          我們二十幾個同學來到了崇儒鄉路口村,那是個寂靜的小山村。在這里我們生活和勞動是非常艱難和辛苦的,寒冬下水田,酷暑地瓜園里除草,還拉過犁、扛過頑石……經常還要同疾病作斗爭。勞動之余,我們時常會忘掉迷茫、惆悵和勞累,總是充滿著同學間的情誼,洋溢著勞動后的歡樂。

            

            剛到農村時大家都很單純,一心想為建設社會主義新農村貢獻自己的青春和力量,總是相互關心、支持、幫助,而常困擾我們的正是李慶霖先生給毛主席信中說的“不能自食其力”。

            閑時也會為煮點心去偷拔青菜、偷摘水果、打樸克、散步、唱歌、打球……有的同學還參加了公社的文藝宣傳隊。

            我們還常會懷念母校,那曾是我們學習成長的地方,想著那里的一草一木,更是忘不了那群親切的、盡心盡責、無私奉獻的老師們。我們常常回校園看看。

            記得即將離開母校時,學校在人民會場召開了歡送會,由陳濤老師、陳廷齊老師、郭霖祥老師演出的三口相聲更是難以忘懷。

            和游誠增老師在一起。

            這是原衛生室及教師宿舍。

            這是解放前就有的辦公樓。

            這背景是初中部12間排教室。

            七十年代后期又加層改建成18間,后又改建成24間兩層樓教室。

            這背景是高中部教室。

            多年后,知青們陸續離開了路口村,但他們總會想念那些曾經善待庇護過自己的父老鄉親。

          二十多年后知青們返回路口村看望鄉親。

            當年在“方田崗下小隊”的五位知青回到路口村時和當年的大隊支部書記吳石亨、大隊長李招生在一起。

            三十多年后知青們重返路口村看望鄉親。

            后排左2是當時的支部書記吳石亨同志。

            2015年春節到路口村看望吳石亨同志。老屋旁的竹林依然青翠,而歲月的滄桑卻在我們臉上留下了深深的痕跡。

            在農村中的經歷雖是短暫的,卻影響了我們的生活歷程。雖吞噬著我們的青春,卻鍛煉了我們的意志,使得在以后的生活和工作中再也不怕艱難困苦,因它遠不及在農村中經歷的一切,也培養了我勤奮和負責任的人格。
            那蹉跎歲月的青春往事象一首動人的、坎坷起伏而又豐富多彩的流淌在心中的歌。

            ( 以上有部分相片由姚石生先生提供。)

            2017年1月14日當年路口村的“老三屆知青”再次相聚。

            人生如同晨曦和晚霞,絢麗多彩而又變幻莫測。48年來,大家雖經歷了許多艱難和辛苦但相聚時總是那么興奮與激動,那些風雨同舟的往事總是刻骨銘心。

          (后記于2017.1.14)

            2018年8月8日在崇儒鄉霞坪村偶遇藍孝文先生,49年前他是公社管理知青工作的干部,他很關心知青們的勞動和生活,也對路口知青點的建設給予極大的支持和幫助。我們非常感謝他!

          后記于2018年8月17日

          vr快艇{{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